新闻中心

当时全国雨水泛滥成灾

 
七月四日的晚上,南方「李」将军开始向南边撤退。当时全国雨水泛滥成灾,那时「李」带领败军到达波。。 
当罗斯福的朋友们,和白宫的官员们赞美这部车子时,他又说:「张伯伦先生,我真感谢你,你要费去很多时间、精力,才设计完成这部车子,这是一项无可批评,极其完美的工程。』他赞赏辐射器,特别反光镜,照明灯,椅垫的式样,驾驶座的位置、衣箱里的特殊衣柜、和衣柜上的标记。也就是说,罗斯福总统观赏了车子里每一个细微的设计。 
他知道我在这上面已下了不少苦心,他特别把这些设备指给罗斯福夫人,劳工部长,和他的女秘书波金斯看。他还向旁边的黑人侍从说:『乔琪,你要好好照顾这些经过特殊设计的衣箱。』 
我把有关驾驶方面的情形讲过后,总统向我说:「好了,张伯伦先生,我已经使中央储备董事会等三十分钟了,我应该回去工作了。』 
我带了一位技工去白宫;我把他介绍给罗斯福总统。他没有同总统谈话;罗斯福总统只有听到一次他的名字。这技工是个怕羞的人,避居在后面,当我们要离去时,总统找到这个技工,跟他握手,叫他的名宇,感谢他来华盛顿。总统对这个技工的致谢,并非出于表面,而是真诚用心的,这个我可以觉察得到。 
我回到纽约后不久,接到总统亲笔签名的相片,和一封谢函。他如何能抽出时间来做这件事,使我感到讶异. 
罗斯福总统知道一种最简单、最明显、而又是最重要的如何获得好感的方法,就是记住对方的姓名,使别人感到自己很重要………可是,在我们之间,又有多少人能这样做? 
当别人介绍一个陌生人跟我们认识,虽有几分钟的谈话,临走时已把对方的姓名忘得干干净净。 
一个政洽学家的第一课,就是:「记住选民的姓名。」 
记忆姓名的能力,在事业上、交际上、和政治上是同样重要的。 
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,就是伟大的拿破仑的侄儿,他曾经自夸的说:虽然他国事很忙,可是他能记住,他所见过的每一个人的姓名。
他有技巧吗?是的,那很简单,如果他没有听清楚,他就说:「对不起,我没有听清楚。」如果是个不常见到的姓名,他就这么问:「对不起这字如何拼?」 
在谈话中,他会不厌其烦的把对方姓名反复的记忆数次。同时在他脑海崟,把这人的姓名,和他的脸孔、神态、外型连贯起来。 
如果这人对他是重要的,拿破仑就更费事了。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,他会把这人的姓名写在纸上,仔细的看着、记住,然后把纸撕了。这样一来,他眼睛看到的印象,就跟他耳朵听到的一样了。 
这些都很费时间,但爱默生说:「良好的礼貌,是由小的牺牲造成的. 
所以,如果你要人们喜欢你,第三项规则是: 
 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AB模版网 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