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你不光是个小色狼,还有点无赖

 
 
  “看来啊,你不光是个小色狼,还有点无赖!”
 
  我拿起酒瓶,问她要吗。她点点头。我给她倒满,她坐到我旁边,紧贴着我,跟我喝起酒来。我俩一边喝酒,一边东拉西扯,西扯东拉,其间她问我是不是失恋了,我说是,随后她就不再问了。她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,说一切都会过去的。我感觉她在安慰我的时候,也像在安慰自己。
 
  走在月光四溢的街道上,我晕头晕脑,一走三晃,小杨树也是摇摇晃晃。她揽着我胳膊,千娇百媚,勾魂摄魄。我和她一路前行,我唱着赵传的《那个傻瓜爱过你》,唱得声嘶力竭,肝肠寸断,吓得路边流浪的狗,流浪的猫,纷纷逃窜。
 
  她不说话,只是笑。
 
  淌着忧伤的河水,我带着她“扑通,扑通”游向自个儿的小黑屋。我游得很慢,很不专业,甚至可笑,我的游泳姿势被称为狗刨。
 
  一进屋,她就开始脱自个儿衣服。还没等我从惊讶中缓过神来,她已经一丝不挂了。说一丝不挂有些夸张,事实是,她还没把脚上的那双黑色丝袜褪下来。当然,这是我的工作。我最不喜欢做爱时,不一丝不挂了。
 
  窗外的夜色是明亮的,透彻似冰,我的心却是如柴草垛般杂乱不堪。她呻吟的声音很纤细,嘴唇微张,双目蒙眬。
 
  原本是忘却了忧伤,可做着做着,我又想起了她。想起了跟她在一起亲密无间,幸福甜蜜的那些场景。我强忍着不去想,却管不了自己。最后,我终是无法克制地哭泣起来。
 
  我的眼泪,哗哗啦啦落在她雪白的脖颈上。我紧紧抱住她,她也紧紧抱住我。
 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AB模版网 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